有钱的W先生🐰

像是梦游在仙境 我的烦恼被监禁
我的思想很先进 根本不需要谦逊
看我游走在边境 自由是我的天性
超酷宝贝是我说了 一切给天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头都没了老天野啊!!!!农哥!陈总!!陈爸爸!!!

稍稍:

陈立农以后一定是个好爸爸呜呜呜🐰
他和他侄子,和小狗狗,和小猫咪的一系列互动,抱小孩和抱狗和抱猫的姿势,“乖哦”等一系列超宠溺超苏的哄人语气!!
当什么妈粉啊!!我宣布我要当女儿粉!!!!农农爸爸我爱你❤

提问

我刚入水彩坑不久 发现有的时候用美纹胶的时候 撕下来会破坏纸张 撕下来一些毛絮 导致画也被破坏了
纸是康颂1557 请问是纸的原因还是我的使用方法不太正确呢?

……!!!
社会我农哥!!

这个陈总太man了!
我招架不来啊小朋友!!!

“该打的仗  我已经打过了
该跑的路  我也跑到了尽头
老子信的道  老子自己来守
背叛 争抢 没有底线
想把老子变成一只动物
没戏
老子宁可做一辈子披荆斩棘的小丑
也绝不会变成你们这种人渣的样子
游戏是你们的
规则
老子自己来定”

“顺风不浪 逆风不怂”

“我 脑子有病
也许在你们眼里 我依旧是个小丑

没所谓”

不吹不擂,这片子,我,爱了(*/∇\*)

啊天哪
今天补课偶遇的兔子
让我想到了农农!!!!
🐰我蹲在那里嘶吼了半天
然后
被下楼的老师逮到了...💩

或许...
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个
……
必须
对不起的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妈

💩

我好想对着农农有点肉fufu的脸颊
“嗷呜”地就是一口!!!

💩💩💩
丧心病狂

!!!!!!!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农农好盐啊啊啊啊啊
老天野啊!!超A的奶农啊😭😭😭

住在我青春里的少年

#简简单单的校园美好酸涩暗恋 单间头#

#自我yy#

#文笔帕金森 别骂我💩#





高中三年来,我同桌都没有换过。

他是一个很阳光很帅气的男孩子,瘦瘦高高的,似乎是学生时代所有女生的理想型。作为他的同桌,我也抱有过不切实际的幻想,期待着能拿到所谓的“女主剧本”。但,事实证明,我只是个配角罢了。



我就像青春狗血剧里那样,为了多和他说几句话,叫他帮我讲各种题,会熬夜看他喜欢的球赛,即使我根本看不明白。
我会心甘情愿的,为了他,做一切事情。



我也问过自己,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每每这般分析的时候,都觉得,好像并没有特别的喜欢。但第二天一见到他的脸,就会将所有的思绪全部推翻。那种心情,像是从深海里叫嚣着的潮水,蛰伏在内心深处。



我以为我能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暗恋,直到我发现他开始和一个女生越走越近。

我觉得那个女生,很幸运。
她可以随随便便就找到话题和他聊天,可以自然的和他并肩行走,甚至可以在他明亮眼眸的注视下,抬手摸一摸他黑软的发丝……



然后,我决定放弃了。

我决定放弃喜欢他,放弃主动找话聊,放弃追随他的步伐。但我无法改掉的,是每时每刻都关注着他一举一动的习惯。
他还是那么耀眼,而我只能躲在沉重的幕布后面,偷偷的窥望着他的生活,连光明正大的观众都做不了。




我本打算将这个秘密带走,烂在肚子里,让它不被任何人知晓。
但一想到,许多年以后再见到他的场面,我就忍不住颤抖。

也许他有了他的另一半,我有了我的另一半,那句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表白,真的就随风永逝了。
那么多因他而起的甜蜜与酸涩,快乐与悲伤,都将一起被埋葬在这个灿烂的六月里。

没有人为它送葬,只有风...
只有那温热的风……




我不甘心。
青春无论长段,总要有结局...

所以,我拍了拍他的肩,

说,

“陈立农,

我很喜欢你。”

……


我的校园时代最后一秒的记忆,是那个少年,在微风中,有些诧异地睁大双眼的样子。

...

而至于现在,他到底在哪个天南,哪个海北,

已经不重要了……







#陈立农,你一定要出道#

#你一定要,走你的花道#

  

走眼

#披着可爱皮的大飞馕
   x
   认真宠“弟”的小妹妹# 

#背景线走oxlxs#

#私设如山 极其ooc#

#文笔帕金森 别打我💩#






“哎呀~农农好可爱呀~”这大概是我每天说得最多遍的话了。

是的,作为一个家有弟弟的人,我必须承认,虽然农农比我要大,但这样可爱的台湾男孩子确实戳到我了。
他的眼睛常是随着笑容弯起的,月牙状的细碎光芒显示出这个年纪该有的阳光开朗,眼角微小的笑纹都冒着可爱的气泡。
满满的都是少年感。

于是,我宠着小兔子这件事,似乎就成了理所当然。

“农农给你吃巧克力。”“嗯好吃唉~我还要。”“好啦给你给你~”等低龄感的画面经常出现。



第三次测评马上就要来了,大家都在加班加点的练习。

“哎~你的顶胯不对啦,哪有这样子顶的啦~”农农软软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甩甩胳膊仰起头问他“嗯?那怎么顶?”
男孩儿马上示范,身子往下一down,腰部发力将胯部向上顶起。
虽然这是舞蹈动作,但我还是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清清嗓子掩饰我的不然。
“呐,你来做一遍。”
我听话的跟着做了一遍,起身时忽然瞥见他的眼睛,身子猛然一顿。此时他带着帽子,软趴趴的刘海被撩了上去,没有在笑的眼睛,忽然盐了起来。



已经凌晨两点了,录完最后一个视频,大家都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到宿舍。
我揉了揉酸痛的腰,对农农说“农农,你先去洗吧。”
他把帽子摘下来,顶着乖巧的瓜皮头凑过来,趁我还没反应过来,两臂一环将我圈在了他怀里。
“你……”我刚迟疑地开口,话就被打断。
“哎呀,后天就要跟全民制作人们见面了耶,你怎么还有心思睡觉啊。”少年软糯的声线响在耳边,非安全的距离让声音比以往都要清晰,似乎都可以感受到他声带震动的频率。

我伸出手轻轻用力,但腰上的手臂却缠绕得更紧。“那...我们回去练习室?”无奈之下,只好就着这个姿势问他。
“不用了,在这里就好,我只是想帮你扣一下顶胯的动作。”
少年的下垂眼晶晶亮,此刻闪烁着异样兴奋的光,舔舐嘴角的小动作显示了主人的迫不及待。



啊...我真是看走了眼。

什么小兔子,这明明就是只大灰狼啊...…